阅读历史

第360章、陵台上响起枪声

作品: 都市侠警 |作者:金玉公子 |分类:其他类型 |更新:09-23 17:30|
    萧伟:“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就是今天晚上收网可以,也是必须的。但这里的人不能都抓,如果窦抓了,那溜了的那个辉哥可就成了断线的风筝了。我的想法是留个尾巴,让我继续跟下去。”

    “你说的是破案留根?你这个卧底还要继续下去?”郑少君惊讶的问道。

    萧伟点点头:“我说的大概是这个意思。”

    “不行。”易青首先反对。“这样太危险了,而且这个辉哥往哪里跑了,我们根本不知道,对他的底细情况我们也是一无所知,这样做确实太危险了,也没有把握。”

    “易队长,我知道您说的都是实际情况,可现在对我们来说,这是唯一得机会。一旦错过,很可能案子就会半途而废。”萧伟很想马上说服易青。

    “什么叫唯一得机会?把人都抓了,慢慢审,我还不信审不出来那个什么辉哥的下落。”易青叉着腰很生气。

    萧伟接着说道:“队长,其实您也知道这是最主动的方法,万一审不出来呢?他们手里有钱,有炸药,还有技术,这是一个有组织的团伙,光抓来的这几个,是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的。到那时候,我们可就是被动挨打,防不胜防了。”

    易青有些急了:“那也不能让你去冒着险,要去我去。”

    郑少君此刻说道:“易青啊,我倒觉得这个小萧说的还是有道理的,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也是最有效,最事半功倍的做法,我觉得值得一试。萧伟,你认为留哪个根最好呢?具体说说你的计划?”

    萧伟看了一下站在旁边有些气呼呼的易青说道:“郑队长,陈局长,我是这样想的,这里面我觉得最合适得人选就是王显军。为什么是他呢?因为如果要说和那个辉哥的关系,当然是孙勇。不过这家伙疑心太重,又是这个团伙的核心人物,所以把他放出去确实不合适。”

    这是一直没有作声的陈耀庭说道:“这个孙勇是绝对不能放走的。我有两个理由。一、孙勇现在可以说是现在这个团伙的一号人物,他知道很多内幕情况,我们还是希望能从他的身上得到很多情况的。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团伙从孙勇往下都是打工的马仔,万一上面的人觉得他们既然被抓了,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把他们都全部放弃了呢?拿萧伟跟过去,危险系数不是太大了吗?所以如果要选择留根的话,肯定不能是孙勇。”

    陈耀庭不愧是主管刑侦多年的副局长,孙勇的这一点确实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包括萧伟。

    郑少君示意萧伟继续说。

    “而王显军恰恰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再里面是个小头目,人都很熟悉,个那个辉哥有一定的接触,但据我了解并不是很熟悉,下面的人大部分又都是王显军找的,关键他对我还是比较信任的。”萧伟把自己选择王显军的理由说完,等着领导们最后的表态。

    郑少君看了看陈耀庭,陈耀庭点点头示意。

    “那既然萧伟都已经想好了,我和陈局长也觉得这个方法是可行的,那今晚的行动方案除了抓人以外主要就是围绕王显军和萧伟来进行,具体的行动方案易青队长你和萧伟具体制定,但原则只有一个就是要保证萧伟的绝对安全。”

    “好的,请领导放心。”易青虽然从心理上不太愿意接受萧伟去执行危险的任务,但一旦决定的,易青肯定会是不折不扣的去完成。

    接下来,易青和萧伟又具体商量推敲了晚上的行动细节,特别是晚上逃跑的路线更是不能走一点马虎。

    郑少君看了看时间不早了,示意萧伟赶紧离开,防止孙勇他们心生怀疑。

    事情安排停放,萧伟返回关考现家的正房,叫上小五和关考现离开关考现父母家返回了关考现家。

    晚上还是十点多钟,孙勇带着这伙人直奔陵台而来,在他们看来一切都很平静,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但萧伟心里明白,今晚注定是他们一个难忘的夜晚。

    到了陵台,按照分工,还是由小田、小五和萧伟他们下到洞里面。

    萧伟想留在上面这样才能掌握情况,就借口肚子疼去旁边找个地方解手,孙勇就让小田和小五先下去。

    解完手回来,萧伟故意凑到王显军身边轻生说道:“军哥,昨天听小田说是不是今晚下面要出东西了?”

    王显军还没答话,旁边的孙勇听到了问道:“小田说下面要出东西了?”

    萧伟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昨天在下面听小田说的,这个黑泥出了,很快就应该出东西了。”

    孙勇鼻子里面哼了一声说道:“这个小田跟我还藏着掖着,想表功啊,不行,我得下去看看。”

    说着,抓起绳子就往洞里下。萧伟心中暗喜,这个孙勇要是下去了,那倒是抓捕的时候省事多了。

    等孙勇下去了,萧伟看了看四周,一切都是黑漆漆的,除了风声再有就是他们几个的呼吸声。

    萧伟觉得时机成熟了,故意装作大声咳嗽了几声,王显军马上提醒萧伟:“小声点,咳嗽也得把嘴捂上。”

    殊不知这是萧伟个易青约定好的行动的信号,说时迟那时快,王显军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恫吓:“不许动,警察!”

    这一嗓子,在寂静的陵台上显得那么的清脆,也显得那么突兀,把在上面的人都吓了一跳,一时都愣在那不动了。

    这时,四周突然闪起无数的手电筒的灯光,还有大功率得探照灯,把个陵台墙面照得雪亮雪亮,跟白天一样。

    王显军到底还是鬼地很,也就是一愣神的停顿,马上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迅速钻到了黑暗处的荆棘丛中藏匿,伺机逃走。

    萧伟也远远趴在地上,看到易青过来了,冲着王显军藏身的地方努了努嘴,易青会意得走了过去,把趴在里面得王显军抓了起来。王显军刚想反抗,一把冰冷的枪口已经顶到了他的脑袋上,只好乖乖的就范。

    就在易青押着王显军王陵台中央走的时候,萧伟看准时机,从后面抓住易青的胳膊,轻轻一用力,易青也就顺势倒在地上。

    王显军还楞在前面,萧伟一把抓住王显军的胳膊,说了一声:“军哥,快跑。”说着,也不管王显军,自己冲着一堆荆棘丛就跑了过去。王显军立马明白,跟着萧伟就跑了过去。

    那堆荆棘丛后面是一条平时放羊人走的一条小路可以直通下面的关窑村后面。看着人跑了,后面跟上来的警察端起枪,易青连忙制止了他。然后,拿起手中得枪冲着天上,“啪啪啪”打了三枪,嘴里还喊到:“给我站住,不然开枪了。”

    在易青手电筒光芒的照射下,看着萧伟和王显军的身影起起伏伏,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